United Nations Information Center

新闻中心

优秀留法学子专访 | INSA ROUEN的奖学金学霸

2020-10-26

转眼间我们2019届赴法国鲁昂国立应用科学学院(INSA ROUEN)的学子们已经大二啦。虽然今年经历了疫情,但同学们依然没有停下学习的脚步,就在月初我听到了令人欣喜的消息,INSA ROUEN 的龚宇轩同学,荣获INSA 的奖学金 。

 
那么今天我非常荣幸的采访到龚同学。
 


感谢李老师和苗老师的邀请,我也非常的开心能够与大家分享我的留法经历,尤其是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的学习和生活感受。大家好,我叫龚宇轩,我2019年毕业于鞍山市第一中学,目前在法国INSA ROUEN工程师大学就读二年级(STPI2)。


 

采访内容


苗:你今年大二了,能不能跟大家简单讲讲你所了解的INSA ROUEN是怎样的一所学校?



龚:先说自然环境吧。学校有三座教学建筑,一个体育馆和若干个宿舍区。但总的占地面积较小。再说人文环境。虽然学校在市郊,但学校所在的区域是许多学校的聚集的地方。有隔壁的鲁昂大学,也有不远的ESI,甚至还有一所高中,因此学术氛围较为浓厚。


INSA Rouen作为工程师学校自然可以说是起着主导作用。在这里,我并未体会到太多的学业上的压力,换句话说,我和所有教过我的老师都保持着非常好的关系。尤其是我的实习主任和系主任都是化学老师,所以我和他们的交往更是密切。这里的老师都在不遗余力地想让我们懂得我们正在接受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往简单说,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不理解或者有异议的问题,都可以立刻提出来,这点和国内的模式不大相同。尽管我习惯于本着国内固有的“尊重老师,试图不打断老师的思路”的想法,会在下课之后去和老师交流探讨一些不太明晰的地方,但这种“不懂就问”的宗旨依然让我觉得非常舒服,甚至觉得有些感动。


往长远说,所有的老师都知道面前的一群孩子都是未来的工程师,目前通识课所有的教学都在为以后的专业,甚至在工作中会遇到的问题服务。在这里我不太方便举一些国内的科目为例,但这面的教学项目确实在让所有人“学以致用”。


此外,这里老师和同学们之间更多的是彼此的认可和尊重。所有的老师都会在初次见面或者不是很熟悉的情况下以“您”称呼我们,而且不论是不是自己的学生,或者认识与否,都会鼎力相助,而且从来看不到任何不耐烦的语气或者动作。举个例子吧,前几天在走廊里遇到曾经教我们线代的老师,我们都在门外等他从教室里出来,因为我们下节课在这个教室上课,他出来的时候对我们所有人说一句“Bonjour, mes enfants”, 翻译过来是"早上好我的孩子们"。请注意这里的形容词(法语将“我的”看作形容词)是“我的”。所以说,从这一点上讲,INSA Rouen,这是一所真正在教书育人的大学校。


苗: 住宿的条件如何?饮食如何?你一年的生活花销大概是多少?


龚:对于大部分中国学生,宿舍都是双人间,大概30平米上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房间,可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除了房子隔音效果一般以外,生活上几乎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当然如果自己想学习或休息,隔壁有声音的情况下,过去说一声就行了,很简单。


水电费都包括在租金里。这面宿舍区环境很好,非常安静。而且没有什么安全上的顾虑。饮食上,我倾向于自己做饭。一是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吃的东西(当然有些菜做不了,被客观因素限制),二是在这个疫情反弹的大背景下,我选择尽量避免在公共区域承担过多的暴露风险。但是从19年年末吃过的几次食堂来看,真的很法国,而且想吃饱问题不大。


说到生活费,排除刚到法国的极端情况,除了每个月固定的房租233欧元(暂且以8的汇率兑人民币,1864元),如果每个月和我一样不怎么出去吃喝玩乐,平均每个月去三次超市,一次在60欧元左右(同上,1,440元),那么再加上一些固定支出(电话费、网费等),可以控制在500欧元(同上,4,000人民币)的水平。我们以当前的疫情背景计算,连续在校时间会持续10个月,也就是说,5,000欧元(同上,40,000人民币)。暑假大概会有两个月上下(把机票摘出去),在这期间只有房租和固定费用共计480欧元(同上,3,840人民币)。


综上所述,考虑到回国的第一个月的情况,共约6000欧元(同上,48,000人民币)。这个数字可以说是最小数字,如果可以在不降低太多生活质量的情况下用的比这个少,我敬他是条汉子。当然算上机票这个数字可以轻松碾过9万(最近机票太贵)。命途多舛又无可奈何。其实还有注册费,房屋建设基金一类的费用都没算。算上之后也快10万了。


苗: 班级里中国和外国学生(非法国同学)的比例是多少?你们这一届大概有多少名中国留学生?


龚:这个我们组情况比较特殊,比例是3:21,理论上这个比值应该在1:2是差不多的。一是我们组人少了很多,二是中国同学也不多。目前,我们届一共有20个中国人(误差不超过1)。根据学校在学期初大会上报出的数字,我们这届一共230个学生,所以比例显然不算很低。


苗:你是怎样获得INSA 奖学金的?INSA 奖学金有什么要求?如何申请?


龚:其实这个问题不大好回答。或者我可以说,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实话说,我第一次听到李老师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在打游戏。


如果我理解这个“怎样获得”是在问我的学习方法的话,那么这归功于我上半学期,也就是说在冬校的时候。那个时候也不打游戏,心里也有一股冲动。说自己不想名列前茅的都应该被拉出去枪毙。所以在这种心理的驱动下(其实是每天都满课,每晚都需要学习。)我在第一学期取得了一个平均分14.5/20的成绩。因为我当时在春节晚会上还有三个节目要准备,所以这个成绩可以说是不温不火,也比较满意。而第二学期我宁愿相信是其他同学放水过于严重而显得我成绩靠前。所以我最后以学年度15.4/20的平均分,外籍学生里的第三名忝列其中。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另外一个得奖学金的中国人是我室友,他学习太猛了导致我不学习我很愧疚。这个奖学金,用学校的话说,是为了奖励外籍学生努力学习,而颁给前三名的。我依然记得表彰大会的时候校长讲到:“我们本可以只给第一名的,但为什么不同时奖给三个人呢?”然后这份荣誉就砸中了我。这个奖学金就是按照成绩排名的,所有的非法国国籍学生都有资格,都默认处于申请状态。



苗:INSA 奖学金的金额是多少?全校一共有几个名额?


龚:1500欧元,如上文所述,共有三个名额。

苗:今年疫情,对你在法国的学习和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影响?


龚:今年的疫情对今年的春季学期影响较严重。学校全面停课,超市等公共场所严格控制人流,等等,使我的固有的生活和学习习惯和规律被改变。好在有学校的努力付出,我在学业上并没有耽误太多,只是对未来的职业和个人发展有重新的考虑。


相反在疫情反弹,甚至更加严重的今天,我反是觉得这对我并没有意味着有太多影响。因为学校安排学生分小组轮流去学校上课,网课也得到了有效的组织安排。更重要的是通过实体上的人际交流,我觉得我又回到了一个社会学意义上的“社会”。所以“社会”是人类能够正常生活的大环境,每天都一个人对着屏幕的环境并不适合我。


至于生活,实际上现在来看和疫情之前一模一样,只不过到哪里都尽量少碰少摸,多洗手,保护好自己也就没什么。显然我现在并不太担心疫情对生活上的影响,因为一切都常态化了。



苗:未来希望选什么专业?


龚:我希望我能学习化学类专业。

苗:毕业后的职业规划是怎样的?


龚: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截至目前,我希望我毕业之后能在法国的某些化工/医药类公司或者国家级实验室工作一段时间,从事科研工作。然后找一个机会进入跨国企业。


现在我还在学习西班牙语,所以甚至有可能从事大企业直接的业务对接和交流类的工作。法国的环境可以用来学习,但最终我依然希望在中国落脚。


END


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了,感谢龚宇轩同学在学业繁忙之际受邀参加我们的专访,能让更多的家长和同学们对留学生活及INSA奖学金有进一步的了解。让我们一起期待着优秀的龚宇轩童鞋之后给我们分享更加精彩的经历吧。


                                                                                                                

WISDOM威斯顿留学

电话:
024-81073861

地址:
沈阳市沈河区青年大街219号华新国际大厦